五分11选5

                                                            五分11选5

                                                            来源:五分11选5
                                                            发稿时间:2020-08-10 13:49:42

                                                            米歇尔:是的,香港过去有,但现在不再有了。根据大多数人……

                                                            崔大使:不,这不是联合国的数字。这个数字是其他人捏造的,肯定不是联合国的数字,这是很清楚的。过去的一年中,我们邀请了联合国官员、外国外交官、新闻记者(去新疆)考察,其中许多人来自穆斯林国家。他们中间没有任何人支持这种说法。

                                                            我想对大家坦诚地讲,对美国来说真正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准备好与另一个具有不同历史、文化和制度,但无意与美国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国家共处?你们是否准备好与我们和平共处?这是根本性问题。我希望,政界人士、外交官、记者和学者能够真正严肃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崔大使: 在这些问题上我不是专家。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当然在世界上有很多利益,希望为北极各部分的保护和利用作出贡献。我们希望作出我们的贡献,愿意与其他国家合作,对这些地方没有军事意图。我们想为那里的和平利用以及环境保护作出贡献,愿意与其他国家对话。我们知道,美国以及俄罗斯等国也有非常强烈的兴趣。我们应该交流合作,避免在地球的那个部分做任何错误的事情。

                                                            米歇尔:大使先生,我知道尼克·伯恩斯将问您最后一个问题。我只想说,感谢您参加论坛,阿斯彭安全论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论坛。

                                                            米歇尔:从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角度看,造成当前紧张局势的一大原因在于疫情。特朗普总统指责中国未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新冠病毒人传人的情况,未能作出足够的努力遏制疫情。您对这一批评如何回应?

                                                            崔大使:当然。这的确对我们及时应对疫情极其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派我国的专家去武汉,以确定病毒是否存在人传人现象的原因。一旦我们确定了存在人传人现象,我们就对武汉进行了封城。两三天之内,我们就对武汉这座1200万人口的城市进行了封城。这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了这是一种能够人传人的传染病。之后两三天,美国撤离了驻武汉总领馆人员。这也表明,大家都知道这个疾病非常危险。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是被迫制定这一法律,这样香港的稳定能有更好的保障,可以更有效制止不断上升的暴力,让每个人都拥有更安全的环境,有更安全的地方居住,使香港可以继续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交通运输中心正常运转,继续执行“一国两制”政策。

                                                            至于香港的新法律,也就是香港国安法,顾名思义,是关于国家安全的法律。实际上,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本应自行制定国安法。香港回归祖国23年来,国安法一直没有出台,这一空白已经导致许多严重后果。人们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断上升,城市稳定受到极大破坏。人们感到香港不再是一个适合居住或经商的安全之地。缺少这一法律损害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损害中国内地和香港民众的安全,以及香港的国际经济伙伴的利益。

                                                            崔大使:没有证据表明,任何公司向中国政府提供了这样的信息。有人进行这样的指责,但从来没有给出任何证据。我们在这儿经常听到有人抱怨中国没有给美国公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但我越来越深信,我们更应该抱怨中国企业在美国没有公平竞争环境。这里的政治干预、政府对市场的介入程度是如此之高,对中国企业的歧视是如此之深。而这些公司不过是民营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