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城平台

                                                                          梦之城平台

                                                                          来源:梦之城平台
                                                                          发稿时间:2020-05-26 11:53:00

                                                                          身处这样的喧嚣语境,是否有人注意到孩子们自己的声音?现在这份报告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其传递了孩子们最真切的声音。

                                                                          “特殊”这个词语用得有些出人意料。因为关于要不要建立网络游戏分级制的争论,近年来就没有停歇过,也一直是“两会”上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去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赵皖平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现在的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比较大,他呼吁为网络游戏立法,并不是完全取缔,而是进行分级,根据孩子的心智成长过程限制网络游戏的等级。

                                                                          “儿童成长发育期间,也是最脆弱的生长期,即使是行为人眼中轻微的伤害,对儿童也可能是严重损害。倘若对于儿童的虐待行为一定要达到‘情节恶劣’,则不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甚至会影响儿童的一生。”王静成表示。

                                                                          栗木镇政府工作人员称,5月24日晚,19名村民有食物中毒情况被送往医院,中毒症状不太一样,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仍有两三个人在重症监护室内治疗,“下雨后,村民到山上捡菌子食用,可能没有分辨出有毒的菌子,导致中毒。”“建议建立网络游戏分级制,修订完善网络游戏法律法规。”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带来了一份“特殊”的提案。

                                                                          王静成表示,很多虐童案并非是监护人所犯,而是监护人、看护人的朋友、邻居等熟人,而他们并不是上述虐待罪名的适用主体。

                                                                          听到孩子们自己的声音,在解决与孩子们有关的问题时,自然会更为顺畅。如朱永新委员所说,“模拟政协”等活动开启了青少年参与社会生活、承担公共责任、建立家国意识、培育公共精神的实践之路。“虐待未成年人行为虽已入刑,但虐童事件仍未得到有效遏制。”全国人大代表、扬州市政协副主席、扬州民革主委、苏北人民医院医疗集团理事长王静成表示,他今年在全国两会上的建议是,单独设立“虐待儿童罪”。

                                                                          王静成认为,尽管刑法对虐童行为有所惩治,但还存在问题,包括适用主体对象太窄,对“虐待行为”的法律性定义不明晰,入罪门槛过高——需构成情节恶劣等。

                                                                          恭城县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中毒的村民被送往恭城瑶族自治县人民医院,负责此事的同事也已经赶到医院处理此事。

                                                                          他建议,在《刑法》中设立专门的虐待儿童罪;进一步明确“虐童行为”法律定义,将精神上的虐待、隔离、疏忽等行为也纳入;降低判刑的入罪门槛;犯罪主体不加以限制。

                                                                          初看上去,孩子们的这份调研报告“还不太成熟”,但其价值却丝毫不能为表面的稚嫩所掩盖。